必赢贵宾会 > 农副产品 > 禁湖休渔四年每年增殖放流,江西庐山西海银鱼产量钝加

禁湖休渔四年每年增殖放流,江西庐山西海银鱼产量钝加

发布时间:2020-04-27 14:37    浏览次数:

深秋的鄱阳湖水汽氤氲,轻雾朦胧。11月9日,余干县瑞洪镇渔民老张收上来的最后一张网里,仍然只有寥寥几条银鱼。在他的记忆里,以前每到春秋两季,鄱阳湖的银鱼总会如期形成鱼汛,一天下来都是银鱼满舱。

初春的庐山西海风光旖旎,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下,一群群白色的小精灵正畅游觅食,这是庐山西海的主打水产品——银鱼。今年1月,又有1亿粒银鱼受精卵投放在这里,银鱼产量逐渐上升。今年秋季,禁湖休渔4年的庐山西海可望开捕。 急转直下 产量锐减 庐山西海属国家一级水质,这里原本没有银鱼。1997年,永修县引进客商江苏常州长江水产有限公司,在庐山西海人工投放太湖短吻银鱼受精卵,这是该湖首次投放银鱼受精卵。经过几年的繁殖后,2002年开始捕捞受益,其产量高、品质佳、市场价格好,给当地渔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 2000年至2006年,渔业部门通过对庐山西海的银鱼资源调查与研究,摸清了银鱼的活动和繁殖规律,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捕捞方法。银鱼产量也逐年增加,从2002年的37.5吨、2003年的49.5吨,增加到2008年的210吨、2009年的260吨。参加银鱼捕捞的沿湖渔民每年约200人,银鱼项目平均每年为库区百姓带来约300万元的经济收入,搞活了一方经济。 2009年,庐山西海的银鱼产量创下新高。根据统计数据,当年我省银鱼产量为1418吨,其中庐山西海占三分之一左右,其余为鄱阳湖产量。因为秋季捕捞成了库区一景,庐山西海将观看渔民捕捞银鱼作为旅游项目推出。 丰收的喜悦持续了几年后,庐山西海的银鱼产量突然急转直下,让渔民和渔业部门猝不及防。2010年9月,又到了银鱼的捕捞季,永修县、武宁县渔业局经过近两天的试捕,发现往年丰产的银鱼行情惨淡。 天敌称霸 渔民滥捕 “尽管2010年年初,我们投放了7000万粒银鱼受精卵,而且饵料充足,但银鱼试捕量却少得可怜。一网作业两个多小时,仅能捕捞上半斤左右,不及以前的二十分之一。”武宁县渔业局负责人说,如此的产量意味着当年庐山西海银鱼接近绝收了。 省水产专家说,银鱼对环境变化敏感且反应迅速,种群消长快,很容易因过度捕捞、环境污染和生存环境破碎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而持续衰退。专家认为,因缺乏资金,庐山西海连续几年未进行人工增殖放流,加上银鱼的天敌红尾鮊、黄尾密鲴等野杂鱼数量急剧增加,致使银鱼数量锐减,种质严重退化。 除了天敌外,捕捞强度过大也是原因之一。据了解,由于庐山西海采取的是办证捕捞方式,渔民们为收回成本,利益最大化,捕捞不遗余力。 种群恢复 今秋开捕 从2010年开始,永修对庐山西海开展银鱼禁湖休渔,并通过增殖放流的方式增加库区银鱼种群的密度,提高银鱼品质和产量。 2012年5月18日,永修县渔业局与江苏常州长江有限公司签订了第二个银鱼增殖放流的十年合作协议。当年下半年,向庐山西海水域投放了5000万粒银鱼受精卵,2013年4月9日,再次向庐山西海水域增投了1.1亿粒银鱼受精卵,2014年1月15日,再次向庐山西海永修水域投放了1亿粒银鱼受精卵。 为何不是投放种苗,而是受精卵?对此,省渔业部门相关人士介绍,银鱼生命周期很短,产卵后很快就会死亡。每年12月中旬至次年1月下旬是银鱼的产卵期,但是,银鱼在自然环境下受精的成功率比较低,而采用外面引进的受精卵与本土银鱼卵受精,不仅成功率可大大提高,还避免了近亲繁殖。“只要水温合适,水质良好,10多天左右,受精卵就会成鱼苗。”这位工作人员说。 永修县渔业局局长凌继忠向记者透露一个好消息,经过连续4年禁湖休渔,加上增殖放流数亿粒银鱼受精卵,他们发现银鱼种群密度和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今年秋季,渔民可以开捕银鱼了。庐山西海的银鱼才不会重蹈濒临灭绝的覆辙,仍然是库区渔民增收的重要途径。”凌继忠说。 记者 徐黎明

图片 1

事实上,江西省不仅鄱阳湖的银鱼产量严重下降,作为“移民”的庐山西海银鱼在“定居”10多年后,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如今已难觅踪影。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原定于9月30日启动的庐山西海银鱼捕捞季被延后甚至可能被取消。9月27日,从永修县、武宁县渔业局传来消息,经过近两天的试捕,往年丰产的银鱼今年行情特别惨淡,一网作业两个多小时,仅能捕捞上半斤左右,不及以前的二十分之一。武宁县渔业局局长吴旭华说,如此的产量意味着今年庐山西海银鱼接近绝收了。根据计划,10月中下旬他们还会再试捕一两次,如果状况依然,便会放弃捕捞,留点种给明年。本是备受期待的丰收年直到本月中旬,人们对今年庐山西海的银鱼产量都充满期待。这种期待有许多利好消息支撑:今年1月,庐山西海投放了银鱼受精卵7000万粒;今年雨水强,山上冲刷下来的浮游生物给银鱼提供了充足的饵料;汛情时间长,庐山西海一直处于高水位,使养殖水体增大。乐观人士据此估计,庐山西海的银鱼产量将创历史新高。渔民们更是翘首以待,因为对这个群体而言,银鱼的丰收带来的是数百万元的真金白银。一尾外来的高价值鱼庐山西海本不产银鱼。1997年,江苏常州长江水产有限公司与永修县达成协议,当年投放了5000万粒银鱼受精卵,计划于2002年开始收获。但在2001年,有湖北的渔民偷捕了一晚,收获了一千多斤银鱼,获利五六千元。这让沿湖的渔民第一次见识了这种白色小精灵的价值。2002年至2009年,每年9月中旬至11月上旬的银鱼捕捞季成为渔民们的节日。永修县渔民陈礼江说:“我们每个捕捞点可收获3000斤以上的银鱼,多的时候每天可以打到300至500斤银鱼,一个多月下来能赚1万多元。”2009年,这种快乐达到顶点。庐山西海的银鱼产量创下新高,仅永修县水域捕捞量便高达260多吨,为沿湖渔民创收300多万元。元凶是红尾鱼等凶猛鱼类据吴旭华介绍,据他们观察,今年银鱼大量减少的原因是因为庐山西海里红尾鱼、黄尾鱼、桂鱼等凶猛鱼类种群数量大量增加,这些鱼以银鱼为饵料。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最近一个多月时间,庐山西海的渔民捕捞了大量的红尾鱼,有的人一晚上能捕上千斤。“这种红尾鱼丰收的场景从未有过”。专家分析称,红尾鱼等凶猛鱼类今年的暴发,除了前些年有丰富的银鱼为饵,积攒了种群数量外,还得益今年汛期时间长,使得庐山西海水体较混浊,适合它们生长。水产技术推广站副站长邹胜员分析,除了天敌外,捕捞强度过大也是原因之一。据了解,由于庐山西海采取的是办证捕捞方式,渔民们为收回成本,利益最大化,捕捞不遗余力。而据永修县渔业局有关人士透露,根据合作方江苏常州长江水产有限公司在浙江千岛湖的养殖经验,银鱼种群进入10年之后,会进入衰退期,从1997年至今,庐山西海的银鱼早已过了10年之期。今年银鱼价格可能略涨根据统计数据,2009年,我省银鱼产量为1418吨,其中庐山西海占三分之一左右,其余为鄱阳湖产量。业内人士分析,庐山西海今年银鱼生产的惨淡情景,会影响银鱼的价格,但涨幅不会太大,因为银鱼不是主要消费鱼类,只是餐桌调剂品,刚性需求不大;同时,周边许多省市也都有大规模的银鱼养殖,市场能够合理调配资源。

鄱阳湖银鱼因肉美味鲜、营养丰富成为江西的一宝,同时也是我省重要的鱼类资源之一。渔业专家担心,如果再不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银鱼将面临绝迹的危险。

现状:产量连年骤减已形成不了鱼汛

11月10日傍晚,鄱阳湖都昌县老爷庙码头,出湖的渔船陆续靠岸。几名开着外地牌照汽车来买银鱼的商贩一脸失望。

“往年此时,一天收购上千公斤鲜银鱼再平常不过,今年守了一整天才十几公斤。”从安徽来的鱼贩子说。

眼下正是银鱼上市时节,在余干县城的农贸市场,收购河鲜的鱼贩子同样发现,偌大的市场几乎看不到鲜银鱼,卖银鱼干的倒是不少。今年的鲜银鱼每公斤卖到了80元左右,比起360元每公斤的银鱼干,新鲜的银鱼的确难买到。

在余干、都昌等湖区,早年都有专门捕捞银鱼的渔民。“10多年前,仅靠银鱼捕捞一项,我每年能获利5万多元,只要放下网架,银鱼就会聚过来。”66岁的余干县渔民刘旺进说,他收获最多的一晚捕捞150公斤,赚了7000多元。如今8年没有抓银鱼了。

“由于产量低,网具已自然淘汰。虽然还有零星银鱼,余干县渔民已不再将银鱼作为捕捞目标鱼种。”余干县鄱阳湖渔政局局长黎振华介绍,近几年,余干没有专门捕捞银鱼的渔民了。市场上出现的新鲜银鱼和银鱼干,大多从外地购进,鄱阳湖野生银鱼非常少。

都昌县境内的万户、西源、周溪等乡所属的3个湖,也是鄱阳湖银鱼的主要生活场所。过去,该县每年都可在鄱阳湖中捕捞到大量银鱼,晒制的干品超过5万公斤。

“去年全县鲜银鱼产量还有7万公斤,今年估计产量只有去年一半,且已形不成鱼汛。”都昌县渔政局资环股负责人詹定鹂告诉记者,该县黄金嘴水域曾盛产银鱼中的极品——红眼银鱼,曾作为珍品进贡宫廷,已绝迹多年。

鄱阳湖如此,作为我省外来银鱼主产地的庐山西海则有过之而无不及。据统计,2009年,我省银鱼产量1418吨,其中庐山西海占三分之一,其余产自鄱阳湖。

庐山西海本不产银鱼,1997年,江苏常州长江水产有限公司与永修县达成协议,当年投放5000万粒银鱼受精卵。几年后,庐山西海的银鱼产量逐年增加,从2002年的37.5吨,到2009年高峰期的400多吨,银鱼平均每年为库区百姓带来约300万元的经济收入。

然而,丰收的喜悦仅仅持续几年,庐山西海银鱼产量突然急转直下。2010年9月,永修、武宁县渔业局经过多天试捕,发现银鱼产量骤减,此后连续几年,银鱼基本绝迹湖中。

对此,永修县渔业局局长凌继忠显得很无奈:今年庐山西海照例没有银鱼。上个月,该局召集多户渔民对银鱼进行了几次试捕捞测试,结果令人失望。目前,当地渔民只能以捕捞其他鱼种为生。

原因:产卵场被破坏天敌挤压生存空间

往年银鱼成群,如今难觅踪影。银鱼产量锐减,原因何在?

鄱阳湖周边的都昌、鄱阳、余干、进贤等县,曾是银鱼主产地,渔业专家通过常年观察发现,鄱阳湖的银鱼产量从3年前的1.5万吨,降至去年的2000吨。

“鄱阳湖肉食性的鳜鱼、鳙鱼等大鱼被渔民大量捕捞后,湖里一种名为红尾鱼的杂鱼就大量繁殖,红尾鱼是以银鱼卵为食,导致银鱼没等长大就葬身鱼腹。”渔业专家说,渔民过度捕捞也是银鱼产量急剧下降的重要原因。

另外,更严重的是毁灭性捕捞手段。每年11、12月份是银鱼的产卵季,由于常年这个时候都是低水位,银鱼逐渐失去了传统的产卵场,只能进入湖汊中,可还来不及产卵繁殖,就遭到定置网、迷魂阵等毁灭性捕获。

省科学院生物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戴年华告诉记者,鄱阳湖银鱼在生活环境上一般要求水面开阔,水流畅通,有一定的浑浊度,通常为泥沙底,水草较少的水域。历史上鄱阳湖银鱼产卵场总共有10处,总面积为115平方公里。近年来,鄱阳湖银鱼资源衰退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产卵场遭遇严重破坏。

据介绍,银鱼产卵场遭遇采砂、低水位、拦网、非法围垦等种种破坏,传统产卵场逐渐消失。

与鄱阳湖不同,专家认为,庐山西海银鱼骤减与禁湖休渔有关。专家由此担心,庐山西海的银鱼会重蹈千岛湖银鱼几近绝迹的覆辙。

据介绍,拥有80万亩水面的千岛湖原来没有银鱼,1991年,浙江淳安县从太湖引进银鱼卵,至1998年,银鱼产量达1078吨,产值1600多万元。然而,到2001年底,银鱼却突然消失。专家分析认为,千岛湖银鱼骤减,跟该湖封库禁渔4年后,大量凶猛杂鱼迅速恢复有关。

“从2010年起,庐山西海也实行了禁湖休渔,5年来,凶猛野杂鱼资源得以迅速恢复,自我保护能力较弱的银鱼往往成为肉食性鱼类的口中食。”永修县渔业局局长凌继忠说,尽管此后向庐山西海水域投放了3亿多粒银鱼受精卵,但银鱼资源优势得不到体现。

可期:若措施到位银鱼资源优势能恢复

渔业专家认为,如果再不采取措施,鄱湖本土银鱼和庐山西海外来银鱼都将很有可能从人们的餐桌上消失。这不是危言耸听,虽然银鱼产量看上去只是大不如前,但种种迹象表明,我省银鱼生存状况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面临绝迹的危险。

“由于银鱼是生活周期为一年的小型鱼类,且对水体环境要求较严格,这就使得银鱼种群比较脆弱,资源极易受到破坏,但如采取措施,加强保护也易恢复。”戴年华说。

一个好消息是,针对银鱼产卵场所屡遭破坏的现状,我省设立了全省首个银鱼产卵场自然保护区。

“去年,鄱阳湖核心区的青岚湖和金溪湖被列入自然保护区,这个水域水位稳定,适合银鱼产卵,成为银鱼资源保护的重要屏障。”专家说,保护区涉及进贤县、南昌县,总面积17103公顷。

同时,面对银鱼锐减的局面,省渔政部门在加大对非法捕捞打击力度的同时,正考虑对银鱼进行增殖放流、增加禁渔时段。

“对庐山西海银鱼而言,虽然这几年都投放了银鱼受精卵,但由于天敌的大量存在,很难形成优质种群。”凌继忠说,下一步,渔业部门准备与当地政府部门协商,采取措施清除银鱼的天敌,以期恢复银鱼资源优势。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乐观:随着政府部门高度重视,各项保护措施推进,鄱阳湖、庐山西海有望重现银鱼鱼汛,江西这个水产品特色品牌将重新叫响全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