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贵宾会 > 农副产品 > 证据没有足,产量减半损失超十亿_海产专题

证据没有足,产量减半损失超十亿_海产专题

发布时间:2020-05-05 00:06    浏览次数:

记者李泽民发自河北昌黎

当河北乐亭县的海产养殖户还未弄清楚扇贝为什么大量死亡,赔偿问题仍未浮出水面的时候,紧邻乐亭的秦皇岛昌黎县新开口港又爆出扇贝大量死亡的消息,“损失规模至少10个亿,是乐亭的3倍”,当地水产业相关负责人表示。
近几年收成一直不错的新开口港,今年为什么突然出现大面积的扇贝死亡,且生长速度与往年相比推迟一个月?到底是否如当地水产养殖协会的负责人所说与康菲公司漏油有关呢?
法晚记者于昨日来到河北省第一浅海养殖大县昌黎县进行调查。
记者探访
5万笼扇贝死了一半
去往新开口港是一条双向二车道的乡村公路,路上不断有车辆通过--此条路是通往旅游景点翡翠岛的必经之路,人们并没注意到新开口港养殖户的悲伤。
记者刚到现场的时候,赶上养殖户正准备给扇贝分苗,稍微大点的扇贝已经有2厘米长,小的也就1厘米左右。
“这个扇贝长太小了,往年这个时候,大的已经有4厘米长了。”当地养殖户王玉平介绍,今年6月底,他在海边发现油污后,就发现自己的扇贝苗大量死亡,即使存活的扇贝苗长势也明显很慢,“本来10月份就可以上市销售了,可到现在扇贝还跟拇指盖那么大。”
王玉平介绍,他从事扇贝养殖业已经有十余年时间,今年养了5万笼扇贝苗,从6月中旬开始出现死亡,到现在还剩下2万笼左右。“这么多年,今年这个死亡量还是头一回碰到,往年这些苗,死个千八百笼还是正常情况”。
记者在养殖村走访发现,各家的院子里都堆着黑色球状的浮标,还有成捆的养殖扇贝的笼子。养殖户王有忠介绍:“往年这些东西都在海里,但是今年由于大量扇贝苗死亡,这些东西用不上了,只好收起来了。”
王有忠搞养殖扇贝有12个年头了,家里三兄弟都是村里的养殖大户,大哥王有祥还是昌黎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在高峰时,王有忠的养殖场里雇了9个工人,“但现在大量的扇贝死亡,用不了那么多工人了,现在就剩下两个人工作。”王有忠说。
此外,法晚记者在养殖村走访发现,一些养殖户的院门大都被铁链子缠绕着。据养殖户介绍,由于扇贝大量死亡,许多养殖户开始向外搬迁,前往山东龙口、烟台、莱州和即墨等地进行养殖,以防止更大的亏损。
算账
连本带利损失将近10个亿
昌黎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王有祥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昌黎的养殖规模在2500万笼以上,目前估计损失在10亿元以上。
养殖户王有忠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笼子要11.7元,绳子1元,浮标4元,加上其他人工成本,一笼扇贝的成本在30元左右。按照往年,一笼扇贝的利润能在20元以上。“如此算来一进一出,损失将近50元。”从赚到赔,这一落差使他心里多少有点堵得慌。
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油污的,具体时间他们也记不太清楚了,“时间就在6月中下旬的样子,当时发现海边有好多油花”。众多养殖户在回答记者询问时异口同声道。
化验
海监鉴定显示有原油泄漏
养殖户说,发现油污后,他们立马给昌黎县海洋局打了电话。
昌黎县海洋局海监大队副大队长金明阁回忆,接到电话后,他们立即派人去了现场取样,并及时送往秦皇岛检测中心进行检查化验。
金明阁介绍,他们在6月3日就已经进行过两次海洋监测和水质化验了,当时曾发现一种叫做柔弱根管藻,是赤潮的一种藻类,不过面积不大,只有约20平方公里。
到6月13日第二次检测时,赤潮基本上消退了,那时绿藻、小硅藻种类比较多,小硅藻就是扇贝的主要饵料。
昌黎县海洋局局长白海波曾表示,最开始只是发现海上出现部分污油,到7月初,整个昌黎50多公里的海岸上,都出现了颗粒状的污油,呈现出一个油污带。该局将目测发现的异常海水取样,提供给国家海洋监测中心进行检验。
据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在7月15日,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中心收到了两份来自昌黎海域的监测样本,分别编号为Y2011071501和Y2011071502。
三天后,该鉴定中心将鉴定结论发往北海分局溢油应急办公室,记者在鉴定报告上看到,结果显示一份为原油,一份为燃料油。

河北乐亭县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事件以后,当地养殖户一直认为这是中海油蓬莱19-3油田漏油事故造成的。但是8月3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经过检测后公布,唐山丰南近岸油污和乐亭老米沟河口东侧沙滩油颗粒样品的油指纹经鉴定均为燃料油,也就是说水产品的死亡与漏油事件无关。对这一检测结果,当地的水产养殖协会领导表示,导致乐亭水产品死亡的那些油污肯定是原油,燃料油不会形成有固体物,但乐亭出现的是石油固体物。现在看来,这一说法有其道理。因为除乐亭外,河北省昌黎县新开口渔港从6月开始也出现了扇贝死亡的情况,而且同乐亭一样,扇贝死亡与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同步。  扇贝损失过半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8月本是扇贝养殖户们忙碌的一季,然而从今年六月以来,养殖不久的扇贝开始大量死亡,没有死的出现“滞长”。  根据记者的实地了解,昌黎县今年的扇贝死亡率高达60%以上,养殖户们收益减半,大都损失百万元左右。  对于扇贝死亡的原因,养殖户表示“这与康菲公司在渤海上面的漏油有关”,因为出现扇贝死亡的时间跟漏油基本同步。  黑色的塑料浮球,在墙角处堆积如山,养殖户的院门大都被铁链子缠绕着,上了锁。记者走访发现,平日里热闹的渔港今年清静了许多。  才景平从院子里,找来了一件扇贝笼,向记者说他今年养殖了2万笼扇贝,现在绝大部分出现死亡,这让他一筹莫展。  在过去的十多年内,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如今,离收获的十月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才景平忧心忡忡,“投入下去的50多万元,注定要打水漂。”  跟才景平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王有忠,这位有着20多年经验的专业养殖人员,面对今年持续多日的扇贝死亡局面,还是有些慌神。  他说,自己今年养殖的扇贝有5万笼,现在估计能收2万笼,这样的话损失大约在100多万元,此前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王有忠向记者称,他长期雇了4个人,进行洗笼、分苗等,这项开支就在20多万元,当然还有一些短期工,人工成本投入很高。他说,今年损失大了。  每年的5月份,昌黎的扇贝养殖户们都要从山东莱州等地买进扇贝苗,当月底开始养殖,6月初时,正是扇贝刚刚生长的时节。  但是这些养殖户们未曾想到,这月开始,扇贝大量出现死亡。而时点,恰恰与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同步。  今年6月4日,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事故,时隔近一月后,此事故才为公众所知,这之后油田平台多次发生漏油。  而与此同时,扇贝死亡的趋势未曾减弱,油田的漏油也持续不断,根据7月28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的监测,蓬莱油田仍有漏油出现。  养殖户们认为,昌黎扇贝死亡与渤海漏油不无关系。  油污来自蓬莱油田  截至7月31日,蓬莱19-3油田溢油导致受污染海水面积约1200平方公里,其中劣四类海水面积约6.9平方公里。  昌黎县海洋局局长白海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于6月中旬的时候,发现海上出现污油,在此后的7月初,整个昌黎50多公里的海岸上,都出现了颗粒状的污油,呈现出一个油污带。

图片 1

8月3日,河北省昌黎县新开口渔港,天气灰阴,一艘艘渔船从雾气蒙蒙的海上回来,被绳子系在岸边,摇来荡去。

其中,Y2011071501与6月9日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在蓬莱19-3B平台附近海域用吸油毡采集的溢油样品Y20110610油指纹一致。
7月25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向河北省海洋部门发出传真,通报了另一起对油污样本的鉴定报告。记者掌握的这份传真中称,7月21日,北海分局组织人员对16日、18日发现油污的地方进行监测发现,部分地区再次出现了零星的登陆油污。其中部分油样与蓬莱19-3B平台油指纹一致,另一部分与
蓬莱19-3C平台的溢油样品油指纹一致。
未来
拟请律师打赔偿官司
对于将来的情况,养殖户一片迷茫和悲观。
“我们可能获得什么赔偿啊!”养殖户们在回答记者“你们曾想过赔偿问题”时,异口同声答道。
不过,昌黎扇贝养殖协会会长王有祥表示,目前他们也正在联系北京的律师,希望利用法律手段维护养殖户的利益。
同时记者了解到,国家海洋局海洋环境保护司16日再次约谈康菲公司主要负责人,督促康菲公司按期限封堵溢油源,清理海底油污。
国家海洋局海洋环境保护司负责人要求康菲公司必须严格执行国家海洋局“两个彻底”的要求,于8月31日前彻底封堵并清除海面溢油。届时若不能完成“两个彻底”,国家海洋局将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
鉴于蓬莱19-3油田的溢油已漂至渤海沿岸,对海洋生态环境直接构成影响和威胁,该负责人敦促康菲公司要尽快将相关信息告知公众,包括将来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危害。
目前,国家海洋局正面向全社会公开选聘以一家法律服务机构为主、多家法律服务机构为辅的法律服务团队,代理渤海溢油索赔案件。
●今日追访
今天上午,记者致电国家海洋局,新闻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到目前为止,海洋局对此情况并不掌握。不过记者了解到,此前国家海洋局收到了一份来自中国海监北海区的报告,当记者询问报告相关内容时,该负责人没有透露。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针对渤海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河北乐亭养殖户代表发起的索赔诉讼未被天津海事法院立案,河北昌黎养殖户的集体维权行动则迟迟未能开展。

这本是扇贝养殖户们忙碌的一季,然而从今年六月以来,养殖不久的扇贝开始大量死亡,没有死的出现“滞长”。

8月31日,乐亭养殖户代表向康菲石油提出索赔3.3亿元的诉讼,但天津海事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未予立案。乐亭县扇贝养殖协会会长杨基珍表示,他们准备按照法院的要求,补充证据后再次起诉。

根据记者实地了解,昌黎县今年的扇贝死亡率高达60%以上,养殖户们收益减半,大都损失百万元左右。

据杨基珍介绍,目前乐亭的水产养殖损失大概在70%左右,根据三年平均的销售价格,现在的损失大概是3.3亿元。到了10月底的收获季节,剩下的水产如果长不到商品规格,或者无法通过检验,损失会更大。目前,乐亭县水产局对扇贝养殖损失情况已逐级汇报。

对于扇贝死亡的原因,养殖户表示“这与康菲公司在渤海上面的漏油有关”,因为出现扇贝死亡的时间跟漏油基本同步。

在乐亭以东不远,是河北省最大的扇贝养殖县昌黎。当地县政府在渤海漏油事件发生后出具的报告显示,2010年全县扇贝总产量达23.75万吨,产值5.9亿元,且大量出口日本、美国等地。今年,昌黎扇贝的死亡率超过50%,且出现大面积滞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掌握的相关检测鉴定结论显示,昌黎沿海出现的油污带,其油指纹与蓬莱19-3油田B、C平台溢油样品一致。

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此前的通报显示,7月18日在昌黎黄金海岸浴场沙滩上采集的油污样品为不同溢油源的混合油样,其中部分油样与蓬莱19-3油田的油指纹一致。昌黎县海洋局也对相关证据进行了收集和保存。

扇贝损失过半

当然,乐亭、昌黎等地扇贝和海参等水产的死亡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与康菲溢油有关,较难判定。以昌黎为例,由于海水污染严重,昌黎所在海域近三年来连续发生赤潮;而海水中的油污也不只来自康菲溢油,7月18日昌黎黄金海岸浴场沙滩上采集的油污样品中,有一部分系原油,但与渤海海上原油油指纹库中的样品油指纹不一致,说明来自其他污染源。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对水产养殖造成影响。

黑色的塑料浮球,在墙角处堆积如山,养殖户的院门大都被铁链子缠绕着,上了锁。记者走访发现,平日里热闹的渔港今年清静了许多。

昌黎的水产养殖规模是乐亭的三倍多,但在集体维权行动上明显迟缓。昌黎养殖户普遍不知道乐亭养殖户起诉未被立案的消息,当财新记者告知这一消息之后,他们显得很迷茫。养殖户李秀亭说,现在扇贝要比往年迟捞20-30天,他们也准备起诉,但是目前证据收集和律师咨询“刚开始准备”。

才景平从院子里,找来了一件扇贝笼,向记者说他今年养殖了2万笼扇贝,现在绝大部分出现死亡,这让他一筹莫展。

当被问到昌黎会否起诉康菲时,昌黎县养殖协会会长王有祥说:“现在没时间搞这些问题,起了这批苗再说。我也没啥打算,看政府怎么说吧。”王有祥养殖的扇贝和海参今年损失惨重,但是他依然每天凌晨3点出海,想尽量挽回一些损失。

在过去的十多年内,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据此前报道,王有祥曾经接到北京律师关于一个渤海溢油事故索赔的研讨会邀请,但当地政府并不怎么支持。

如今,离收获的十月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才景平忧心忡忡,“投入下去的50多万元,注定要打水漂。”

昌黎县海洋局长白海波表示,如果提起索赔,主体是养殖户,此前收集的证据已经保存,海洋局所能做的,就是帮助养殖户提供必要的证据。而王有祥表示,此前调查的所有问题和数据都在政府那里,养殖户不清楚真正原因,也看不懂相关技术指标,就算要起诉康菲,也必须有海洋局的帮助才行。

跟才景平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王有忠,这位有着20多年经验的专业养殖人员,面对今年持续多日的扇贝死亡局面,还是有些慌神。

他说,自己今年养殖的扇贝有5万笼,现在估计能收2万笼,这样的话损失大约在100多万元,此前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王有忠向记者称,他长期雇了4个人,进行洗笼、分苗等,这项开支就在20多万元,当然还有一些短期工,人工成本投入很高。他说,今年损失大了。

每年的5月份,昌黎的扇贝养殖户们都要从山东莱州等地买进扇贝苗,当月底开始养殖,6月初时,正是扇贝刚刚生长的时节。

但是这些养殖户们未曾想到,这月开始,扇贝大量出现死亡。而时点,恰恰与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同步。

今年6月4日,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事故,时隔近一月后,此事故才为公众所知,这之后油田平台多次发生漏油。

而与此同时,扇贝死亡的趋势未曾减弱,油田的漏油也持续不断,根据7月28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的监测,蓬莱油田仍有漏油出现。

养殖户们认为,昌黎扇贝死亡与渤海漏油不无关系。

油污来自蓬莱油田

截至7月31日,蓬莱19-3油田溢油导致受污染海水面积约1200平方公里,其中劣四类海水面积约6.9平方公里。

昌黎县海洋局局长白海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于6月中旬的时候,发现海上出现污油,在此后的7月初,整个昌黎50多公里的海岸上,都出现了颗粒状的污油,呈现出一个油污带。

白海波说,由于技术所限,昌黎海洋局无法判断这些油污是否来自蓬莱油田,也没有办法监测此次漏油是否与扇贝死亡存在关联。

该局将目测发现的异常海水取样,提供给国家海洋监测中心进行检验,发现昌黎沿岸的油污确为蓬莱油田所致。

譬如,在7月15日,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中心收到了2份监测样本,分别编号为Y2011071501和Y2011071502。三天后,该鉴定中心将鉴定结论发往北海分局溢油应急办公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鉴定报告上看到,结果显示一份为原油,一份为燃料油。其中,Y2011071501与6月9日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在蓬莱19-3B平台附近海域用吸油毡采集的溢油样品Y20110610油指纹一致。

7月25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向河北省海洋部门发出传真,通报了另一起对油污样品的鉴定报告。记者掌握的这份电报中称,7月21日,北海分局组织人员对16日、18日发现油污的地方进行监测发现,部分地区再次出现了零星的登陆油污。其中部分油样与蓬莱19-3B平台油指纹一致,另一部分与蓬莱19-3C平台的溢油样品油指纹一致。

除了漏油导致扇贝死亡之外,亦有专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种质退化和养殖过密也可能是造成扇贝死亡的因素。

不过,养殖户们认为,这次昌黎、乐亭以及山东的一些地方,扇贝在同一时间点出现大量死亡,肯定不是养殖过密和种质惹的祸。

白海波告诉记者,渤海海域每年都有燃油以及油船带来的污染,这些都对渤海生态造成了影响,此次蓬莱油田漏油肯定对生物和环境有破坏。

山东省海洋渔业厅原副厅长、巡视员王诗成称,从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事故起,渤海面临着海洋生态危机,漏油对整个渤海海域的影响还将持续。他说,石油污染会使海里的水质发生变化,海洋生物对这种变化非常敏感。尤其是一些要靠过滤海水中的微生物生存的贝类,当海水中含油量增多,它们将会受到很大伤害。

酝酿索赔

近日,乐亭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杨基珍称,乐亭县三个养殖区、长约25公里的海岸全部受到疑似泄漏石油的污染,扇贝死亡率高达60%,养殖户的损失约为3.5亿元。

昌黎县养殖户的损失比之更加严重,该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王有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整个昌黎养殖户的损失至少在10亿元之上。王有祥指出,“昌黎县的扇贝养殖规模比乐亭大四分之三,损失惨重。”

谈及扇贝死亡的原因,王有祥说“肯定跟蓬莱油田漏油有关系,现在海水污染太重。”

乐亭县的养殖户们,开始有意识地将死亡的扇贝进行保存,同时收集相关证据并逐级上报,决定适时起诉康菲公司和中海油。

昌黎县大滩的70多位养殖户,已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其他的养殖户正在酝酿是否需要采取索赔,王有祥也在积极咨询律师意见。

国家海洋局北海环境监测中心主任崔文林早前表示,索赔是个相对长期的过程,可以先行启动程序,之后根据生态影响报告,决定索赔的最终数额。

事实上,渤海海域污染早已不堪其重,陆上工业废水以及周遭农业面源污染,同时密集的海上运输和油田开发等,逐渐让渤海成为“死海”。

有海洋专家向记者称,原油开采形成的或多或少的漏油,频频给渤海造成污染,此次蓬莱油田漏油只不过是其中为人瞩目的“冰山一角。

上一篇:专项督查活动,一进二访

下一篇:没有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