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贵宾会 > 三农市场 > 我国奶粉行业价格战爆发,政策多变没信心

我国奶粉行业价格战爆发,政策多变没信心

发布时间:2020-04-20 01:46    浏览次数:

尽管工信部奶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还未正式出台,但是多家中小乳品企业已准备转让离场。2月26日,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这一轮的大兼并风暴来临之前,已有一些企业感到“大难降临”,广州、宁夏、陕西、黑龙江等地区的一些企业已放出“卖盘”的信息,他们下决心清盘并且准备离场而去。

尽管离5月31日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证(下称“许可证”)换证审核和再审查截止期限已经不足两个月,但仍有很多企业还没有取得许可证。4月1日,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尚未取得许可证,预计将有10%~20%的企业因为无法取得许可证而被淘汰出局。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2013版)》(下称“新细则”)规定,婴幼儿奶粉企业要建立追溯体系仍然面临着很多难题,企业所面对的不仅仅是成本的提高,还有生产工艺的改进。同时,行业的兼并收购也从过去大企业的积极主动变为被动观望,从三四线市场转战一二线市场的国产婴幼儿奶粉企业仍然面临着洋品牌的挑战。  1/3乳企将被挡在门外  不能建立追溯体系的企业,将不具备获得新许可证的资格。  记者根据公开信息和采访调查了解到,截至4月2日,已经取得许可证的企业有蒙牛、伊利、三元、飞鹤、完达山、贝因美、君乐宝、努卡、雀巢和摇篮。还没有取得新版许可证的包括美赞臣、雅培、雅士利、施恩等多个企业。  王丁棉表示,广东10家婴幼儿奶粉企业基本都过关。对于大企业来说,能拿到新许可证不是件难事,但对于年销售额只有几千万元的小企业来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他近两周了解到,广东一家小企业已投入三四百万元进行技术改造,但对他们来说改造有一个过程,从目前来看时间比较紧张,能否赶上审查验收尚不确定。  目前尚未取得新许可证的多美滋中国公关部经理王慧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向相关部门提交了新许可证的申请,审核工作正在进行中,有信心在5月31日前拿到许可证。  由于新细则对乳品企业提出了很多的要求,致使获新许可证难度加大,企业要确保对产品从原料采购到最终产品及产品销售所有环节都可有效追溯和召回。乳业资深专家解观胜表示,虽然建立可追溯体系在业内很早就提出来,但很多企业做的并不好。追溯过程也就是企业在奶粉罐上印一个二维码,消费者通过手机扫描就可以查到奶粉的生产时间、奶源来源、上市时间以及销售的门店等相关内容。但目前很多企业没有建立追溯系统,而一些建立了追溯系统的企业也没有进行很好的维护,导致追溯难度加大。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对于有自控或可控奶源的企业来说建立可追溯体系并不难,有2/3的企业都能建立起追溯体系,尤其是原料在国内的企业。但对于原料是国外进口的企业来说,建立这个体系比较难。如果采购的原料是国外的大品牌大企业,追溯起来很容易,如果是小企业追溯起来就很难,追溯到某一头牛就更难。因此对于1/3不能建立追溯体系的企业来说,不具备获得新许可证的资格。“目前国内生产企业自控奶源比例都比较低,很多中小企业从奶农那里收购原奶,根本就控制不了。如果一定达到标准,那控制成本会很高。”宋亮说。  君乐宝乳业公共事务部负责人冯进茂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君乐宝婴幼儿奶粉生产厂是去年收购的石家庄太行乳业有限公司,为了达到新许可证标准,公司投入了1亿元进行全面技改,整改成本非常高。  大企业“接盘”风险加大  过去是小乳品企业不想卖,大乳品企业想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新的变化,现在是一些没有获得许可证的小企业想寻找买家,却没有大企业“接盘”。  虽然多数企业能够拿到新许可证,但对于一部分中小企业来说,拿不到许可证就意味着将被淘汰出局,或者被大企业兼并重组。但事实上,行业整合的速度非常缓慢。  宋亮表示,过去是小乳品企业不想卖,大乳品企业想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新的变化,现在是一些没有获得许可证的小企业想寻找买家,却没有大企业“接盘”。  此前记者了解到,广州柏赛罗药业有限公司想把旗下奶粉业务出售,而宁夏红果乳品企业也想把企业卖掉,并已主动对外“放风”。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中小企业也想“清盘”退场,但目前仍没有“接盘”的信息。  宋亮认为,导致这一现状的主要原因是,想寻找收购兼并的这些中小企业要价太高,使一些大型乳企望而却步。比如某乳企要价3亿元,包括厂房、设备和品牌,但这些对于大型乳企来说,不仅没有吸引力而且还会增加他们的风险。  谢观胜认为,大企业兼并重组中小企业无非看中奶源、市场、品牌等,但事实上中小企业的优势对于大企业来说并不明显。首先,从奶源方面来说,经过一系列的整合拥有优势奶源的企业已被收购,而且这些大企业在优势奶源基地也建有自己可控的牧场;其次,从市场来看,那些具有区域优势的地方品牌与全国性大企业的市场几乎是重合的,收购中小乳企并不会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相反还会在区域市场形成竞争。  “除此之外,大企业收购中小企业还要考虑人员安置问题,如果清退原来中小乳品企业的员工,还要承担赔偿,这对大企业来说无疑增加了收购成本,除非有政府主导相关的补偿政策,否则大企业很难去整合这些中小乳企。”解观胜说。  宋亮表示,国外一些巨头特别看好中国乳品市场,想收购国内一些品牌,但是考虑政策风险等因素,目前都在观望中。  雀巢中国区公关总监何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雀巢在奶粉方面没有收购计划,原因是还要消化前面的收购。王慧颖也表示,多美滋目前也没有收购的意向。

又有一批羊奶粉因质量问题上了“黑榜”。8月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国家专项监督抽检信息通告,黑龙江、陕西、甘肃三省的黑龙江红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肇州县摇篮乳业有限责任公司等12家企业的42批次婴幼儿配方乳粉被抽检样品不合格。 8月5日,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此次涉事的企业来看主要集中在区域性的中小企业,尤其以羊奶粉为主,而进口的大品牌一个都没有。说明国家加大监管力度后,一些中小企业对生产工艺的更新换代仍没有跟上步伐。由于整个市场萎靡不振,价格战愈演愈烈,中小企业不仅要面对外部激烈的市场竞争,同时在提高产品质量方面也面临着巨额投入的压力。目前乳品企业的洗牌正在进行中,多数中小乳企将面临生死考验。 生产工厂升级换代难度大 奶粉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显示,国家食药监总局对婴幼儿配方乳粉开展了国家专项监督抽检,覆盖国内85家在产企业的产品及部分进口产品。抽检国产样品465批次,检出不合格样品42批次。其中,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存在食品安全风险的样品11批次,共涉及6家企业,包括西安喜洋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陕西圣唐秦龙乳业有限公司、肇州县摇篮乳业有限责任公司等。 此外,在不合格国产乳粉样品中,不符合产品包装标签明示值、但不存在食品安全风险的样品31批次,涉及6家企业,分别为圣唐秦龙、西安喜洋洋、黑龙江省农垦龙王食品、黑龙江农垦多元乳业、黑龙江红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红星乳业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检出不合格样品的企业都是中小企业,样品多属婴幼儿配方羊奶粉。 资深乳业专家王丁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本次通告是国家食药监总局对今年以来生产的产品进行第二次抽检,检测问题依然存在,主要包括两大问题:一个是包装外面的标识,一个是内容物产品的质量,大部分均是营养素添加不合格,两者加在一起的不合格率接近抽检总批次的10%。 他表示,从近两年的检测信息来看,婴幼儿食品的监管仍是处在严管的状态之中,国家对恢复消费者信心加大监管力度。从上一轮的检测来看,有进口奶粉在不合格中,而这一次没有一个进口奶粉,说明进口奶粉已经比较重视产品质量,而国内乳品加工企业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导致产品质量问题频发。 王丁棉认为,国家加大监管力度后,对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生产工艺要求比较高,一些地级以上的大企业在生产工艺的升级换代中进展比较快,而对于县级的乳品加工厂来说,这么短的时间更新换代生产工艺很难,他们即要考虑生产周期,又要配备奶源地,还要面对市场的竞争,压力大得喘不过气来,必然出现抽检不合格问题。 此外,外部竞争压力使中小企业的成本降到一定程度就不能再降了,而大企业还有很多其他产品的销售可以补贴生产成本的投入,有些企业甚至是上市公司,融资渠道比较多,并且在发展中也会获得国家更多的补贴政策。因此,单从生产工艺的技改投入成本来说,就比大企业难很多。对此,记者致电红星有关负责人,电话无人接听。 市场萎缩中小乳企面临生死劫 与上次飞鹤关山出现质量问题相似的是,本次出现质量问题的也是涉及颇多羊奶粉品牌。其中包括陕西圣唐秦龙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恩能加”、西安喜洋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金装婴儿配方羊奶粉、冠尔优婴儿配方羊奶粉等。 王丁棉表示,羊奶粉近几年发展比较快,很多企业出现“先要市场后要工厂”的状况,各家企业都在抢奶源,奶源缺口比较大,一度出现在收大于供的局面。尤其在供不应求时,就会往羊奶里添加水,加其他物质,有的甚至出现往羊奶里加牛奶的情况,产品质量随之而来。 “2008年,羊奶粉的销售量只有几千万元,而目前羊奶粉的销售量有20亿~23亿元,婴幼儿羊奶粉占70%,剩下的相当一部分用做雪糕、冰激凌的原料,还有一部分用做成人奶粉。羊奶粉出现问题说明是对质量安全重视不够,原料辅料使用不严格。”王丁棉说。 他表示,造成这问题的主要原因是贴牌工厂的存在,这些贴牌工厂帮一些代理商代加工产品,只收加工费,对于市场是否能卖掉不去关心。2012年国家政策要求乳企不准“贴牌”生产,于是一些企业想出了一个“化整为零”的做法,也就是把所有贴牌的品牌对外都叫某某事业部,有的企业多达二三十个事业部。而按照企业架构划分,最多也不过七八个事业部。乳品企业只负责贴牌生产,而市场交由代理商运作,贴牌乱象导致产品质量参差不齐。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羊奶粉之外,知名度比较高的企业还有摇篮和红星。王丁棉透露,前几年摇篮做得很好,后来由于经营手法比较保守,加上品牌知名度不高,目前只能靠贴牌生产过日子。近几年由于大环境因素的变化,奶粉市场大量的品牌涌入,导致原有的老品牌受到冲击,市场萎缩比较厉害,真正做大市场的只有五六个品牌,大部分品牌出现萎缩。 乳业专家解观胜表示,摇篮虽然是个全国品牌,但仍以北方的销量比较大,销量最大的时候达到十几亿元,近两年没落的比较厉害,定制产品比较多。而红星也是个很老的品牌,多年前还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近几年也开始走向没落。而其他产品均为地方三四线品牌,有一些企业的厂房主要设在县级市场,在监管上或多或少会松一些,监管不是很到位。 有关专家认为,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的问题品牌众多,从最初一线品牌飞鹤艾倍特标签问题到飞鹤关山乳业产品质量问题,再到近期三四线奶粉品牌摇篮、红星等,奶粉行业的质量问题时有发生。如此多的品牌被曝出质量问题,对奶粉行业有一个威慑作用,并且通过市场的手段将一批中小乳业淘汰出局。 行业洗牌趋向寡头竞争 尽管国家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是迫使一些中小企业离场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市场激烈竞争则是他们最终被淘汰的主要原因。此起彼伏的价格战已经从国产奶粉蔓延到进口奶粉,战场已从线上延伸到线下,而中小企业在这场残酷的价格战中则面临着灭顶之灾。 解观胜透露,目前洋奶粉在终端门店的接货价格,已经从过去一罐两百元左右下跌到一百元多一点,个别抛货的价格已经跌到一百元以下,与国产奶粉的接货价格相差不大,目前进口四大奶粉在一些地方的价格甚至出现倒挂。而线上的价格战更为激烈,一些货龄较早的产品,买赠促销活动频繁,价格出现跳水,就连过去一直不做促销的外资四大粉,也加大了促销力度,即使这样仍难卖完库存产品。 记者从淘宝上看到,每罐荷兰诺优能的售价为143元,牛栏3段婴幼儿配方奶粉的价格为129元,雀巢金装力多精3段为128元,美赞臣安儿宝A+为179元,新西兰原装进口的可瑞康为118元,惠氏S-26为126元,美素佳儿为140元。而国产奶粉,圣元、完达山均在100以下,其他品牌的价格和进口奶粉价格相差不大,买赠促销活动比较多。 解观胜表示,由于奶粉的价格越来越透明,过去依靠价格信息不对称获取暴利的手法已行不通,一些小品牌、小企业很难通过操作渠道高毛利来生存,这就使得终端的婴童门店不能再单纯依靠奶粉的高利润存活。因此,这些婴童门店必须通过调整产品结构来应对奶粉利润的下滑,预计受此影响今年将会出现一轮婴童门店的关店潮。 从目前来看,整个奶粉行业都出现了下行趋势,价格下降、市场萎缩,很多企业都在做调整。由于新的政策实行配方注册制度,控制工厂的品牌和配方的数量,很多企业都在内部做了通报调整,尤其是一些定制品牌。据了解,雅士利已在内部下发材料,圣元约谈了有关客户,飞鹤也与代理商沟通过,对于未来有可能保不住的品牌,让代理商提前做准备,降低推广力度。由于预期政策调整会很猛烈,很多代理商都比较恐慌。 解观胜告诉记者,目前多数企业都在熬,有些企业宣称已经在过冬,能活下来的就会有很多机会,扛不住的就要出局,已经有很多做进口奶粉的代理商都不做了。而随着竞争激烈,一些小品牌因业绩不佳,会自动退出市场,品牌数量将会大幅减少。 他认为,下一步一些中小乳企很难扛住各方面的压力,能不能安全过冬仍是个未知数。而新政策的实施对于国产奶粉飞鹤、圣元这些副品牌比较多的企业影响会比较大,销量自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为每一个副品牌都对应着一部分消费者,这些消费者不会随着副品牌的消失而转向其品牌。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奶粉行业的发展阶段正如十年前的液态奶,价格战将使很多区域性的中小企业出局,而兼并收购的整合速度将会加快,未来将出现三到五个寡头企业来引领整个行业发展,数千品牌共存的竞争格局将会改变,很多中小乳企要么被兼并收购,要么永久性地退出市场。

蒙牛收购雅士利、伊利投资辉山乳业,行业巨头2013年动作频频,掀开了国产乳业新一轮重组兼并的风潮。产业资本频出杀招,却意外地带动乳业富人身家齐齐暴涨...

在中小乳品企业离场的背后,是国内几大乳业巨头加大了兼并收购力度。去年,蒙牛收购雅士利、合生元收购南山奶粉、伊利投资辉山乳业等一系列收购重组轮番上演,今年年初,飞鹤收购吉林艾倍特后,日前再次出手收购关山乳业。

蒙牛收购雅士利、伊利投资辉山乳业,行业巨头2013年动作频频,掀开了国产乳业新一轮重组兼并的风潮。产业资本频出杀招,却意外地带动乳业富人身家齐齐暴涨。雅士利原大股东张利钿家族50亿元全盘退出,贝因美(22.54,0.06,0.27%)谢宏夫妇身家两年翻了两倍多。单独二胎政策通过,将进一步推动行业整合。只是对于中小乳企的富人来说,事业与变现之间,该选哪个?

多变的政策让中小乳企丧失信心

爆发于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成为国产奶粉至今仍未能拭去的产业污点。洋奶粉趁机加速攻城略地,国内众多乳企的品牌和业绩受到严重影响。这种受压的痛苦势能到了2013年呈现出一种集中的反弹,国产乳业的格局正在政府及产业的双重作用下,经历着剧烈的调整优化。在这个风波频起的江湖里,不少富人的身家却在2014年经历了大幅上扬。

提高准入条件,资格反复审核,自检必备,自办牧场,企业并购等,这对相当一部分中小企业来说很难达到。

并购大戏频频上演

王丁棉表示,近一段时间有十多家中小乳品企业想退出市场,欲找合适的买家。记者获悉,目前广州柏赛罗药业有限公司想把旗下奶粉业务出售,而宁夏红果乳品企业也想把企业卖掉,已主动对外“放风”。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中小企业也想“清盘”退场。

并购是2013年国产乳业的核心关键词。一方面政府加大力度扶持国内乳企,并推出一系列政策鼓励乳企的兼并重组。另一方面,2013年国内乳业经历了严重的奶荒,奶源竞争促使乳企龙头加大力度布局上游,强强联合以完善全产业链。在政策导向与布局全产业链的双轮驱动下,2013年国内乳品行业掀起了并购大潮。乳企龙头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而中小乳企正面临被淘汰或被收购的命运。

记者就此事致电宁夏红果乳业有限公司,其管理部张主任以“所有问题由公司老总回应”拒绝回答,而其负责人严总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2013年6月蒙牛乳业[微博]收购雅士利国际成为当年最大一宗乳业并购案。蒙牛以124.6亿港元收购雅士利全部股份,从而快速切入婴幼儿奶粉市场,弥补其奶粉业务上的短板。而雅士利原大股东张利钿家族将所持股份全部转让,张利钿本人虽然仍继续担任雅士利总裁一职,但雅士利的董事会已全面换血为蒙牛系高管。在本届新财富500富人榜榜单中,张利钿以50亿元财富上榜。

根据红果乳业官网介绍,该企业是宁夏回族自治区乳制品生产骨干企业,是吴忠市首批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该企业已通过验收并取得了婴儿奶粉生产许可证,目前公司现有奶粉生产线两条(750公斤/小时、1000公斤/小时),可日处理鲜奶300吨,年加工鲜奶能力达9万吨。生产的产品有全脂奶粉,婴幼儿配方奶粉、枸杞奶粉、营养配方奶粉四大系列。

2013年,国内奶源的紧缺导致牛奶价格一路上涨,很多乳企开始采用进口奶源,而新西兰的肉毒杆菌事件又导致进口奶粉的受限。国内与国外的两面夹击造成整个行业陷入奶荒,奶源市场成为各个乳企争夺的热点。2013年5月,蒙牛宣布以32亿港元增持现代牧业股份,并以28%的持股比例成为后者最大的单一股东。现代牧业是国内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蒙牛将其收入囊中,既能保障对奶源稳定的控制力,也有助于发挥其打造高端奶源的野心,为提升产品质量链落下了一枚重要的棋子。

而广州柏赛罗药业于2011年进入乳品行业,是以药品、婴幼儿配方乳粉、特殊营养配方粉、奶茶粉、牛奶巧克力粉、牛奶咖啡粉等研发、制造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外商投资企业。其董事长贝庆生曾表示,奶粉行业的利润高达60%,决定进军奶粉行业。

无独有偶,另一乳企巨头伊利股份(37.25,0.15,0.40%)于2013年9月通过其在香港的全资子公司伊利国际投资辉山乳业,投资额约5000万美元,伊利希望以此稳定东北地区的原料奶供应。作为辽宁省最大液态奶生产商,辉山乳业自身已建立了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并拥有国内第二大的奶牛群。其于2013年9月成功在港交所上市,顺利募集资金13亿美元,随后于2014年4月再次豪掷6亿元引入澳洲3万头奶牛。截至2013年9月底,辉山乳业的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杨凯拥有公司51.26%的股份,其以156亿元的财富位列2014年度新财富500富人榜第53名。

然而进入奶粉行业不足三年的时间,柏赛罗奶粉却要“放盘”清场的消息,还是让业内感到兼并收购潮的巨大冲击力。

与蒙牛、伊利并购上游企业不同,国产婴幼儿奶粉领军企业贝因美选择自建牧场以稳定奶源。2013年,贝因美两次共投资6.3亿元加码奶源基地建设,公司净利润增长41.4%至7.2亿元。其创始人谢宏和王卉夫妇这两年身家暴涨,2012年两人首次入榜时仅为495位,彼时身家22亿元,如今其财富值已刷新至77.6亿元,跳涨两倍有余,名次也大幅攀升至2014年的第160名。

据悉,乳业大致的整合方向是:到2015年12月底,通过兼并重组,前10家国内品牌企业行业集中度提高到65%,原有的127家配方奶粉企业减少到87家左右;到2018年12月底,培育3~5家大型企业集团,前10家国内品牌企业市场集中度达到80%,国产品牌企业最终只剩50家左右。

不仅如此,飞鹤乳业收购陕西关山和吉林艾倍特乳业、圣元收购育婴博士、合生元收购长沙营可营养品等一系列事件,都表示国内乳企兼并整合的步伐正在加速。而企业的资产并购与重组等运作直接影响着市场对富人身家的评估。折射至本届新财富500富人榜榜单中,合生元的罗飞和罗云兄弟以148.9亿元的财富位列第60名,2013年他们仅排在228名。

王丁棉表示,重组方案去年6月份上报,8月份被退回,9月份又开始重新上报,其中虽会有一些小的改动,但可以肯定的是,婴幼儿儿奶粉行业入门门槛在提高,一些不适应的中小企业要被淘汰出局。

在对国内中小乳企并购的同时,龙头乳企还实施走出去战略,开展海外并购进而提升国际竞争力。例如,蒙牛与国际乳业巨头达能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伊利与美国最大牛奶公司DFA以及意大利乳制品生产商斯嘉达进行战略合作等等。

“在此次整合中,中小乳品企业将有三种结局,第一种是等买家兼并重组,第二种是主动退出乳品行业,第三种则是经营不善,质量不过关,连年亏损,只能破产。”王丁棉说。

政策导向加速行业整合

在王丁棉看来,导致这些中小企业萌生退意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多变的政策让他们感觉风险太大,没有信心做下去。比如提高准入条件,资格反复审核,自检必备,自办牧场,企业并购等,这对相当一部分中小企业来说很难达到。

食品安全问题及洋奶粉的入侵,给了国内乳业致命的打击,收复消费者信心失地更是难上加难。而在2013年政府打出的组合拳正逐步发挥重要作用。首先,为了提振国产奶粉竞争力及消费者信心,政府制定了《进出口乳品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及《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等监管条例。

他表示,2010年那次的生产资格重新审核,数百家的企业就很不幸,躺下也中了枪被迫离场。在新近的这一轮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整顿中,也许将会有相当部分的企业,它们虽躲过了上一轮“初一”的淘汰,却难逃得过这一轮“十五”的危运。

扶持龙头企业以兼并重组的方式做大做强是另一个重点。2013年6月颁布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行业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中,工信部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培育10家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大型乳企集团,将行业集中度提高到70%以上,并且将淘汰一批不合格的乳企,到2018年,将目前的127家乳企减少到50家。

三五百个“假洋”奶粉品牌将被清出局

此外,不少省市已陆续通过单独二胎政策,此举将带来超出以往年度的新生儿增量,从而刺激奶粉需求,这也为乳制品行业的整合增添新的催化剂。

目前假洋鬼子奶粉在中国有300~500个左右,销售量在几十亿元,卖得比较好的就有几十到上百个品牌。

在政策导向的推动下,未来国内乳业必将面临一轮较大规模的行业整合。就目前乳制品行业的竞争格局来看,蒙牛、伊利等龙头企业有望通过并购来完善产业链、稳固龙头地位、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反之,中小企业则由于产品质量、销售渠道等局限,将面临更高的生存压力。随着相关政策的完善及行业标准的提高,这股兼并重组的潮流还将持续,形成以大带小的产业格局。贝因美、辉山乳业等企业的经验显示,如能通过资本市场募集到发展资本,或可拿到一张通向未来的船票。而雅士利大股东的全盘出清,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事实上,不仅是国家政策的多变性令中小乳品企业难以适应,数以百计的洋品牌奶粉对市场的冲击,更是让他们“腹背受敌”。

王丁棉表示,目前在中国市场上销售的液态“洋牛奶”来自30多个国家,品牌多达40个。而在2008年之前,在华销售的洋牛奶只有1~2个品牌。目前婴幼儿奶粉洋品牌超过百余个,市场的话语权、定价权已被掌控,留给中小乳品企业的空间越来越小。

乳业资深人士解观胜告诉记者,目前国家支持国内企业进入兼并重组,全国奶粉品牌分布情况是,东北市场主要包括早期的完达山、飞鹤、摇篮、红星等老品牌,华北区主要是早期的三鹿和现在的三元,中间还夹着沈阳的辉山,目前伊利通过参股辉山达到了对奶源基地的控制。内蒙古主要是伊利和蒙牛,伊利一直是奶粉销量最大的企业,但前年被贝因美超过。西部主要是关山乳业和银桥,但其对整个乳业市场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此外,中部乳品品牌不外乎早期湖南的南山和澳优,江西的英雄和美庐,东部乳品品牌包括浙江的贝因美,上海的纽倍滋、聪儿壮、晨冠、花冠,东南部福建的名医,广东的雅士利、合生元。

“目前东北三省分布着有50%乳品企业,大约有60~70家,内蒙古、山西、陕西一带有40多家,剩下的20多家分布在华北、华东、华南。”解观胜说。

解观胜认为,由于品牌众多,行业集中度不够,加上近年来奶粉事件频频发生,奶粉行业整合势在必行,可以说通过整合将有三部分奶粉企业将被淘汰出局。一种是无法通过QS和GMP认证的企业,由于生产车间达不到认证标准而退出市场,这类企业至少有几十家。

据悉,今年1月份,国家食药监总局颁布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九条细则,增加验证、清场等药品管理规范程序,并要求企业严格执行危害分析和关键控制点体系与粉状婴幼儿配方食品良好生产规范,实行覆盖生产全过程的质量安全控制。这一新细则要求各地在2014年5月31日前全部完成。对暂不能达到细则要求、不能按时提出审查申请的企业,以及未通过换证审查和再审核取得生产许可的企业,经省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批准,可给予两年的停产整改时间,保留原生产许可证编号。

第二部分被清出局的是“假洋鬼子”奶粉。由于进口奶粉实行备案制,中国政府派人员到国外的企业要求其提供担保或资质证明,但国外这些专门为中国乳品企业进行OEM的企业一般不会为其提供备案,那么未来这部分无法备案的奶粉品牌将从中国市场退出。

“假洋鬼子”奶粉就是一些国内贸易商看到国内消费市场的商机,从海外注册一个品牌,然后再找海外当地奶粉生产企业代加工后,运回国内销售。这些公司为了赚快钱,不可能建立完善的产品质量追溯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4月1日起,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的中文标签必须在入境前直接印制在最小销售包装上,不得在境内加贴;5月1日起,未经注册的境外生产企业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不允许进口。

解观胜表示,目前“假洋鬼子”奶粉在中国有300~500个左右,销售量在几十亿元,卖得比较好的就有几十到上百个品牌。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假洋鬼子”奶粉有德露滋、康维多、贝贝颂、澳优、合生元、施恩、百立乐、培芝、荷兰朵、金奇仕、倍爱、爱迪生、迈高、新怡、纽贝滋、纽瑞滋、贝登、育英博士、新西兰倍爱、蕊盛蕊、香港明一、诺多纯美、伊卡蓓尔等。

解观胜认为,第三批被整合的对象是保留下来80多家企业中的一些存在多品牌现象的企业。由于这些企业很多是同一配方对应着多个品牌,并不符合国家食药监总局“同一配方禁止生产不同品牌奶粉”的规定,这些品牌在今年3月底完成QS许可认证后的第二个阶段被整改,存在类似现象的品牌将会淡出市场。

对于可能被清理出局的乳企,解观胜认为,他们的出路有三,一是能融到资,舍得在生产硬件和生产工艺上做调整,进行技术改造和升级,让自己活下来;二是投不了钱,可以卖掉,三是不卖也可以,但可以搞合作。比如圣元与育婴博士的合作模式,其实就是后者为前者做OEM。

TOP